「瘾」

「Self-Portrait」
「回忆,随感,自省,记录」
「自我解剖」

---------don't touch me.

「漂浮而不沉默 然则亦不啼鸣」

我的内心有万丈深渊

三天两头噩梦,重度失眠,想去看病。

长时间独处换来短暂的正常社交。

…生活是个暴徒。

看一个剧,里面女主失忆了,忘了马上要跟她结婚的男主。
女主姐姐说:她现在就像一部电脑,把资料输入进去就会慢慢记起来。
旁人说,感情要怎么输入呢。

突然想到,如果我哪天突然失忆了,

如果长久不联系的朋友,是不是我就彻底忘了。

记忆可以被格式化,人生却不可以。

无果。

话到嘴边总是说不出,手移动到键盘却打完又删除。

我时常想大喊一声,纵身一跃。

生活即使看不透也要走下去。

还能怎么样。

闭着眼走向另一条陌生的道路,让陌生变得熟悉。

似乎变得容易接受多了。

精神的麻痹和生活的压力,就像搅拌机。

混沌分不清。

我已经分不清粉碎的是什么。

就像我已经忘记了那个“味道”。

想起monster 里一句台词,

“其实杀人很简单,只要忘记砂糖的味道就行了。”

生活,亦是如此。

毫无踪影

年纪越大越固执,

宁可孤僻待着也不想勉强自己被同化。去接受自己不喜爱的东西。

但是又些许寂寞。

无奈于生活的不如意,精神上的严重缺失与现实中的得失。

我始终迷茫于寻找“目标”。生活的意义。

那个可以让我“积极”面对生活的意义。

我追逐的,始终毫无踪影。

偶尔泄露出“我快要活够了”的疲惫感。

又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苟且偷生。

没有余力去计较太多。看淡点。得过且过。

“我爱过你,我尽力了”

.

相信言论自由的才是傻瓜。

.

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可以穿越时空,然而最后一次穿越却怎么都失败。梦醒了,我再也走不了了。仿佛梦里那场穿越时空,也是一个梦。

我告诉身边的人,他们都说我脑子坏了

© 「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