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

「Self-Portrait」
「回忆,随感,自省,记录」
「自我解剖」

---------don't touch me.

「漂浮而不沉默 然则亦不啼鸣」

折磨

从支气管炎开始复发以后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也没什么让人铭记的挫折。

原本我没有太多大起大落的情绪,

要比喻的话,安妮写过,是灵魂与身体的距离。

身体还在机械运作,情绪持续下降。

没日没夜的咳嗽,吃不完的药剂。

却不见好。

咳到反复呕吐,不敢吃饱东西,感觉一咳嗽就会犯恶心。想吐。

我的悲观主义人格体现在各方面,比如吃药,不起效就会觉得吃了也没用。反正吃了也还是要咳好几个月。

阿,习惯了。

情绪有点崩塌。

我承认我很消极。

承认也改变不了。

感觉身体快要坏掉了。

对人的疏离感越来越重。

太久没有爆发过,压抑到自己快忘了。

忘了自己一直病着。




热度(4)

© 「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