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

「Self-Portrait」
「回忆,随感,自省,记录」
「自我解剖」

---------don't touch me.

「漂浮而不沉默 然则亦不啼鸣」

万事终有头

人人都说双子善变,我也觉得我的确很善变。

但是,在某个点上,我却意外长情,并且执着于回忆。

想到自己要把用到至今的手机号给换了,突然很不安。

就像小动物突然要换新家的那种不适感。

想想从拥有第一部手机开始,我就用这个号码用到现在。

这些简单的数字早就融入我的生活,我的记忆。

如今突然要跟它告别,就像是背叛了过去的一切。无法原谅自己的宿罪感。

人生过往的20多年里,有人离开也有人留下,

有些人即使还保持联系却已经是两个世界。

也有即使失去联络也还是偶尔会想起的友人。

有时候会产生这样一种心境,

并不想去打搅他人的生活,也不会有那样的冲动。

只是很平和的一种柏拉图式的寄托与念想。是对过去某一时间段的念想。

希望ta能过的好,然后也许偶尔会被ta惦记起,发个简讯问声好。

这样就好。

即使失去联络,但是只要号码不变,就感觉自己一直在那里。

还可以被谁找到。可以被谁想起。

我向往的只是不存在的温柔。但却是一种精神上的依托。

习惯于逃避的我,这是我唯一让自己可以产生安全感的东西。

现在清空这些我一直以来的寄托,就像剥夺一个亲人的死者的遗物。

那并不是一件易事。

同时也有一种,“该是时候了”的感觉。

曾经有一半记忆就像坏死一样坏死在过去。

我一直觉得那是此生无法剥离的东西。

但是经历过无数个虚空的时间后,沉淀下来的我,

即使不安,也明白,万事终有头。

很多人很多事,相忘于此,这样就好。








热度(16)

© 「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