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

「Self-Portrait」
「回忆,随感,自省,记录」
「自我解剖」

---------don't touch me.

「漂浮而不沉默 然则亦不啼鸣」

我在ask收到过这样的问题:如果无法忍受朋友对自己不在乎或者不在意的话,要怎么办,是不是不应该再做朋友了呢。

我当时回答的是,继续忍耐,忍耐到自己的极限,直到再也忍耐不下去那么你自然就会放手了。
这个时候,你就不会再去思考怎么办,而是思考,如何道别。

任何事都是忍受到无法忍受的地步才可以放手,不要留下没有努力过的遗憾。

回过头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假如自己现在被忍耐或者忍耐别人的位置上,

是何种心境。

其实除非你是独孤一人,不然每个人都会有这种经历。

如果我是被忍耐的位置,我只可能劝说对方走吧。我不习惯挽留。

相处压力过大的话,我也只能逃开。也许并不是对方的错。只是我们人生的轨迹不契合。

有些事发生了后,就真的变了。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说出来的变质。

我们有办法保持住尸体不腐烂,而没办法保持它的器官继续运作。

外在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变,里面却都是腐坏的内脏。直到变得空空如也。

如果到了这个阶段,只能连带尸体一起丢弃。

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人的死亡就是如此简单的过程。

热度(34)

  1. ArtoriaSaya「瘾」 转载了此文字
© 「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