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

「Self-Portrait」
「回忆,随感,自省,记录」
「自我解剖」

---------don't touch me.

「漂浮而不沉默 然则亦不啼鸣」


PP第二季最后一集,希比拉承认集体指数的同时也就代表希比拉本身也可以被制裁,
希比拉和桐斗都作为复数脑的存在相克,
于是希比拉系统消除了一定集合内的大脑让自己保持清澈,
桐斗的愿望是想要寻找他们死去又仍然活着的理由,
活着却不被这个社会承认的透明人想要得到救赎与认同。
最后在死前他做到了。
希比拉承认了他们的作为群体的存在。
而朱妹到最后一刻也保持着清澈却让我觉得异样,
她的存在已经超越了希比拉本身也说不定。
纵观第一季的圣护和第二季的桐斗,都是被系统排除在外孤独的存在,
他们自身本身就不畏惧死亡,或者说偶尔能感觉到一心求死的夙愿。
活着只想要对希比拉进行确认生而为人的理由。

热度(10)

© 「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