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

「Self-Portrait」
「回忆,随感,自省,记录」
「自我解剖」

---------don't touch me.

「漂浮而不沉默 然则亦不啼鸣」

杂想

很多精神层面的文字,写多了,
被人误作中二。
所以屈于压抑。
难过至极,却反而一句话都不想说,
只是静静放空自己。
夜晚静坐,看着窗外,时常希望天不要亮多好。
多年失眠,多梦。但也觉得习惯了就好。
痛苦的感觉,伴随心脏的跳动溢出,溶于血液。但也并不是无法忍受。
人总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坚韧。
还是会感到饥饿,还是在忙碌其他琐事。
我永远受控于自我的理智。
纵使苦闷至极,也无心找人倾诉。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某样部分已经坏死。
友人说,一只脚跨在抑郁里的人,很难像正常人释怀苦闷,而只会越陷越深。消极已经融入骨髓。又要怎样剔除。
ask被人问起抑郁的理由,只能说所有精神世界的构成源于自身经历。
多年前,它已然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到死为止,都不会改变。
有时候,太过清醒,反而很想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站在悬崖口太久,会想要纵身坠落还是害怕的退后。
我时常幻想自己生在动乱的年代,生于巨大恐惧之下,体验那种活着的实感。
毕竟,有时候,我觉得我欠缺这样东西。







热度(14)

© 「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