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

「Self-Portrait」
「回忆,随感,自省,记录」
「自我解剖」

---------don't touch me.

「漂浮而不沉默 然则亦不啼鸣」

将要度过最难熬的一段“孤独”过渡期,然后变得愈加孤独。
孤独并非一件坏事,只是不一定能得到最想要的结果

——

人为什么爱钱,因为只有它是实在的存在着,实际拥有的。而不是抽象的东西。

没有实感的东西让人缺乏安全感。因为害怕随时会失去。

负能量溢出,有些无法做的决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在内心上,仿佛开了好几个窟窿难以释怀。
对过去,或者以后,都感到一阵痛苦。
想要去哪里散心,又不知道去哪里。

好想逃走。

人为什么一定要正常的活着。

折磨

从支气管炎开始复发以后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也没什么让人铭记的挫折。

原本我没有太多大起大落的情绪,

要比喻的话,安妮写过,是灵魂与身体的距离。

身体还在机械运作,情绪持续下降。

没日没夜的咳嗽,吃不完的药剂。

却不见好。

咳到反复呕吐,不敢吃饱东西,感觉一咳嗽就会犯恶心。想吐。

我的悲观主义人格体现在各方面,比如吃药,不起效就会觉得吃了也没用。反正吃了也还是要咳好几个月。

阿,习惯了。

情绪有点崩塌。

我承认我很消极。

承认也改变不了。

感觉身体快要坏掉了。

对人的疏离感越来越重。

太久没有爆发过,压抑到自己快忘了。

忘了自己一直病着。

最喜欢天开始亮的那几十分钟的宁静。

close

时不时会打开自己的loft ,回顾下之前写下的文字。

然后发现自己始终是现实下的困兽,画地为牢。

无法让心真的变成如石头坚硬,也无法让自己变得开朗与热情。

半吊子的孤僻患者,活在夹缝中,时而麻痹自我,时而抑郁难挡。

想要隐世。也只是想想,毕竟并不存在世外桃源。

这才是更让人发疯的地方。

连逃避的地方都只存在于脑海中的一个概念。

为了保护自己,唯有封闭。

只有残酷的人,才能刀枪不入。

看了伊娃的戏梦巴黎,伊莎贝尔就像内心叛逆的自己,把我不敢做的都做了。

她虽大胆但又其实羞耻心很强烈。叛逆是她的一种保护色。赤裸豪不遮掩的叙事一点都不矫揉做作。
意外很喜欢戏梦巴黎这类的电影,电影有这种浓重的时代背景,1968年的巴黎,充斥着动荡和不安定。

记得伊娃有个采访人家问到,为何你的电影都有很多情色镜头。伊娃说她不在意,毕竟生活与性息息相关。
我很喜欢一句浪漫的话,梦回巴黎,所有的故事变得理所当然。

半夜自省

我大概是一个希望认识我的朋友们能认为我是个有情商的人,希望不认识我的认为我仅仅是个“随和”之人就好。不需要了解太多。仅仅“知道”并无多大用处。只有了解,才能更近。 ​​​

© 「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