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

「Self-Portrait」
「回忆,随感,自省,记录」
「自我解剖」

---------don't touch me.

「漂浮而不沉默 然则亦不啼鸣」

lost

这两天心情犹如雾霾,

没有做过任何备份的手机被偷了,

两年间的回忆,突然丢失了。

难过的从来不是一部机器,

而是存储在这部机器里的“回忆”。

只有失去才后悔自己没有去备份的懒惰。于事无补。

丢失的第一天,我在异地出差,一开始还是很平静,

可能并没有多余思绪去总结到底丢失了多少东西,而是一心想着,说不定还可以抓到小偷。

去看了监控,正好是死角,好像那天被偷了3个疯6,其他角落拍到了一个可疑的男子,然后拍到他已经出去了。

我突然一屁股坐下来,内心还算平静。不是镇定,只是大脑一片空白。

然后突然反应过来绑定的那些后台,支付宝等等,还没有精力去思考别的。

开始用别人手机先锁住自己手机。然后一一解除绑定和冻结,修改密码。等等。

回到宾馆,我打开笔记本,想试图联系妈妈,担心他联系不到我。却发现太过依赖手机的我,连妈妈电话都背不出。

我开始越来越不平静,打开微博,微博我把密码改了并且绑定扫码登录,没有手机和电话卡的我,网页无法登录微博。

我只能打开qq,唯一和外界能联系的只有qq了,随机点开了几个经常联系的,告知了手机被偷。

那一刻突然感到好累。但是晚上还要赶去另一个城市。

只能继续qq敲打键盘联系到了接机的人,说好了具体时间哪个出口等,并且快速在网上买了新的手机寄往自己家,一关电脑,我就是个失联人口。

疲惫与忙碌充斥着我的大脑,使我没有时间去想起我丢失的远远不止这些。

忙完这些我突然放空,对着上不了微博的网页,和平时不太登录的qq界面。毫无安全感。难过的心情已经被缺乏安全感的情绪吞没。

不安带给我恐惧,我的大脑终于开始正常运转了起来,让我开始想起我从拿到这部手机的第一天迄今为止的照片,全部都没了。并且找不回来了。

我静静的坐着,回忆有哪些“比较重要”的图,我发现我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

我的大脑就想记忆存储器,而手机就是我的u盘,不连接u盘,我的存储器无法运作。只能读取零散的“浏览历史”那种感觉。很模糊的走马灯,在我大脑里回放。

那一刻我很难受。难受到快要哭出来。

我是一个怀旧的恋物癖。这对我来说损失惨重。

事情过去几天后,我总算平静下来,不再那么难过,只是心里缺失了一块地方。平白无故的空白了。

就像一部电影的胶卷,平白无故的被抽走了两段。

并且再也无法找回。

然后随着时间,被我渐渐遗忘。

在这个衣食无忧冷暖自知的城市下,

即使你丢了再重要的东西,也是可以活下去的。

人远比想象中坚强,并且冷漠。











热度(10)

© 「瘾」 | Powered by LOFTER